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皇帝的爱妃
皇帝的爱妃
杨贵妃是唐玄宗多年来最宠爱的妃子,但是安史之乱导緻了唐玄宗的
随驾禁军的譁变,玄宗被迫下令赐死杨贵妃。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士兵,杨贵妃没有逃走,她选择留下来,让兵士处决她,但
是她向带头的队长提出一个最终的要求:请你在勒死我的同时,狠狠的干我的后
庭!

  译者:这篇是一个外国人针对杨贵妃的马嵬坡之死所写的故事,由于对中国
文化的不了解,有些错误之处我直接改掉了(例如,他以爲杨贵妃是姓杨,名贵
妃,并不知道贵妃是地位的称呼;也不知道事情发生在马嵬坡的驿站,以爲是在
皇宫裏面。)

  对于贵妃的死亡方式,则有他自己的想像。反正杨贵妃之死是千古之谜,爱
怎麽幻想都可以。

  有趣的是,2015的电影《王朝的女人?杨贵妃》之中,範冰冰饰演的杨贵妃
的死法,竟然和这篇有些类似,在交欢的过程中被男人勒死……真是有志一同。

  当索命的兵士来到时,杨贵妃已经做好了心理準备。安史之乱发生了将近半
年,她知道天下人都认爲她是祸国红顔,导緻皇帝的怠政,这一切的兵灾战祸,
全都怪罪到她身上;她也知道玄宗对她的爱,无法改变玄宗会将她交给士兵处决,
来保住自己的性命与皇位。几天之前,她就已经预料到这件事的发生,而她也不
相信其他妃子的乐观看法。

  当士兵前来的那一刻,她身穿最华丽的衣裳,那头乌黑的长发自然的落在身
后,透射着晶莹的光泽,散发出淡淡的花香,她在耳后、细緻的粉颈中央、以及
她的手腕之处都抹上了少许的麝香,加以提升她那诱人的天然体香。

  带头的兵长很惊讶的发现贵妃娘娘的镇定与从容赴死的準备。

  「万分抱歉,贵妃娘娘。」他緻歉:「但是您对于皇上的种种建言,祸国殃
民,我们认爲这是叛国的罪刑,而此罪的代价便是死,属下会尽力做的乾净俐落
一些。」

  贵妃的美豔令他心跳加速、血脉偾张,无怪乎皇上会这麽宠爱她,她确实是
兵长平生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,将这倾国倾城的美人杀死,是多麽可惜的事啊!
兵长也明白这道赐死的皇令不公不义,但是他也只能尽责的去做他该行之事。

  他开始执行任务的第一小步,便是移开在面前的这位美女身上的视线,并伸
手搭上她的手腕。

  「请娘娘跟我们走吧。」他要求道。

  杨贵妃早已决定了她的遗愿是什麽,她开口说道:「求您了,兵长大人,能
让本宫戴上一条面纱,维持体面吗?」

  「自是可以。」兵长同意了。

  他以钦慕的目光看着杨贵妃拿出一条她事先準备好的面纱,那面纱既长而又
细薄,她用一根发簪将面纱系在自己的长发上。

  对于贵妃娘娘展现出来的镇定与优雅,兵长大感讶异,即便面对的是自己的
死亡,这位绝色的女子依旧如此的从容不迫。

  那条面纱掩盖了她雪白的脸蛋与粉颈,她回到兵长的面前,跟在兵长的身后,
步出了她的厢房,让剩余的士兵们只能跟随在后头,这姿态令他们彷彿是一群忠
心护主的护卫,而非是一群押解死刑犯的捕快。

  她的步伐稳定,没有丝毫的颤动与摇晃,她知道兵长要带她去哪裏,他们一
路走出了馆驿,来到一处邻近的庭园,该园生有许多粗壮的大树。

  兵长上下打量着杨贵妃,评估她的身高,然后选定了一根树枝,再将一条软
绳扎成环状后缠绕在分枝上。

  他再次打量她,稍微停顿一下以欣赏她丰腴的姿容。她似乎颇爲享受他的注
目礼,站直身子让她那对饱满的玉兔骄傲的挺立,并将她乌黑带有光泽的长发拨
到同一侧,露出她那白皙无瑕的粉颈;要把这个完美的脖子给摧毁是多麽暴殄天
物的事呀。

  兵长歎了一口气,将自己从幻想世界拉回现实,再看了她一眼,然后把绳索
移动到树枝较低的部位。

  杨贵妃缓缓的朝那颗树走去,边走边将她身上的昂贵装饰品给一件一件的脱
去,最后一件拿掉的饰品是她用来固定面纱的发簪,如今她身上只剩下那件她爲
了这一刻预先準备好的宽松衣袍、以及拿在手裏的面纱。

  「属下非常抱歉,要对娘娘做这种事。」当杨贵妃走到树下时,兵长再度緻
歉。

  「本宫明白,这当真不是你的错. 」杨贵妃对他说,接着她压低音量继续说
道:「但是呢,本宫还有几个最后的心愿,望你成全。」

  兵长似乎对于贵妃娘娘没有哭闹或是乞求饶命而感到松了一口气,于是他同
意:「只要不违背属下在此的任务,属下便悉听娘娘吩咐。」

  「本宫认爲不应当让在场大多数的兵士们,尤其是近一个月才拿起武器的农
民,看见本宫死亡挣扎的模样,是否能请兵长大人将本宫的面纱挂起来,作爲屏
障呢?」

  他答应了,接过面纱将其系在树枝上,让面纱垂挂阻挡在贵妃的面前,从旁
人的角度来看,只能看见贵妃朦胧的影子而已,接着他拿着指挥棒,走到了贵妃
的身后。

  「娘娘是否还有其他的需求呢?」他问道。

  杨贵妃解开了她的衣袍,让后庭的部分敞开,露出一个美豔的、如天鹅绒般
柔软的翘臀,兵长立刻感到一阵面红耳赤,下体也勃起了,看着贵妃娘娘的臀部
让他呼吸变得急促,那部位就如同贵妃的脸蛋、粉颈一样的美丽。接着她将自己
的两片臀肉分开,任由那个小巧的、皱褶的菊门暴露在外,上头因涂抹了些许的
润滑脂而映着光泽。

  「本宫今日必死无疑,」她对兵长低语道:「本宫希望能利用一点小小的愉
悦来分散死亡过程的痛苦。

  此外,你这件事处理的很好,本宫要给你一点赏赐,而本宫相信,正直如你
是不会去佔有那些被本宫遗留在地上的珠宝的。「

  当然,此刻的兵长是「正直(勃起)」到顶天立地了,他在贵妃的身后靠近
一步,解开裤带,除去他的兜裆,释放他那肿胀的肉根。

  「敢问娘娘所求爲何?」他问道。

  「请兵长大人在拉紧绳索之前,将肉柱缓慢地送进来吧,」贵妃窃声说道:
「皇上偶尔在宠幸本宫之时也会掐住本宫的脖子,因此这成了本宫的爱好。尤其
是皇上会控制时机,在本宫被勒的略昏迷之际同时出精。

  本宫猜想,兵长大人原先打算尽快绞死本宫,以免本宫受折磨。但本宫情愿
你做的越慢越好。

  希望你至少能取悦本宫一段时间,同时逐步的收紧绳索,待本宫昏死过去后,
你再于本宫体内出精。本宫相信,在断气前最后的夹紧必能让你如临仙境。「

  听见外面的骚动声,兵长猜想兵士们已经开始等得不耐烦了。

  「贵妃娘娘正提出一个最后的心愿,」兵长向外头的部队朗声道:「我很快
就会完成此事,待娘娘归天之后,你们便能进来检查了。」

  兵长用垂下来的绳子在杨贵妃的粉颈上缠绕了两圈,接着便犹豫了起来。

  「来吧,」她鼓励兵长:「趁你还有机会时好好享用本宫的身子吧。」

  兵长伸手探入贵妃的衣袍内,抚摸她那浑圆饱满的双乳,贵妃的呼吸立即变
得急促。兵长将双手暂时抽出,用舌头舔湿后再伸进去挑弄贵妃的乳头,贵妃发
出了莺燕般的呻吟。

  「安静,」兵长警告贵妃:「否则属下便只能用绳子让您收声了。可惜我们
的时间不多。不然的话,让属下伺候您数多个时辰都行。」

  他一手向下,在贵妃的玉腿间抠挖着她的阴唇。她喘息不已,在兵长找到她
的敏感处时禁不住又要开始呻吟。

  兵长迅速的将指挥棒穿过贵妃颈上的绳圈,藉由扭转指挥棒收紧绳圈以迫贵
妃禁声,但也留下一点宽松的空间,让贵妃依然能够勉强的呼吸。

  在兵长把玩贵妃肉体的期间,杨贵妃发觉愈来愈无法将注意力专注在呼吸上。
当她的头感到越加昏眩时,她一把推开了兵长的手。

  「你记着,」她喘息道:「本宫要你在真正开始绞勒本宫之前,将你的肉柱
插进来。」

  兵长松开指挥棒,贴近贵妃的背后。贵妃的双脚开叉,一手指引着兵长的肉
柱朝向她紧密的菊穴,同时另一手持续拨开她的两片臀肉。

  在这个亲密的距离下,杨贵妃的体香让兵长感到轻微的晕眩,与高涨的欲念。

  他缓缓地送入贵妃体内,享受着她的菊穴紧密包覆着他肿胀的肉柱的舒畅感。
待他的肉柱通根没入之际,贵妃在他耳边低语:「…来吧。」

  兵长进一步的利用指挥棒转紧绳圈,贵妃开始上气不接下气,她的身体本能
地爲求吸取足够的空气而挣扎。

  兵长一手抓着指挥棒,另一手扶着贵妃让她能用脚尖站立,藉此挪出一个摆
动的空间. 紧接着,他开始徐徐地在贵妃的菊门来回进出,同时贵妃也伸出一只
手向下抠弄自己的肉穴。

  三个弹指后,贵妃撩起她的衣袍,将另一手的两根手指放入她的牝户之中。
片刻过去,她开始疯狂的摆动身躯,使劲的寻求更多的空气,同时配合兵长的肉
柱在菊门的抽插,玉指也在蜜穴内外来来回回。

  兵长必须极力的控制自己才能避免在贵妃尚有意识之时就先洩身。

  显然贵妃十分享受这过程,最后,她双手的抠挖速度稍有减缓,而她奋力的
挤出最后一句话:「咳…呃……就是……现在!杀了我!!」

  兵长急忙用双手旋转指挥棒,将绞索的绳圈收到最紧,令杨贵妃白皙的粉颈
浮现经络与血脉,她的小嘴张开,亟欲吸取她再也得不到的空气。她的挣扎越加
剧烈,全身的紧绷让兵长几乎把持不住精关了。

  经曆十个弹指左右,贵妃的双手停止动作,软绵绵的垂了下来。她的摆动变
得微弱,也不太协调.

  兵长见状,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,心中突然想到自己即将在一具豔尸体内出
精,但高昂的情欲此时更胜理智与畏惧。紧接着,贵妃身子的抽颤突然又变快了,
她的双手与双脚胡乱地挥舞与踢蹬,螓首与背部同时向后一仰。

  杨贵妃临死前的抽搐终于击破了兵长精关的防守,他在极緻的舒爽中一洩千
裏,一道道强劲的浓精不停地注入贵妃的菊穴之中,他不得不咬住舌头,避免自
己因贵妃之死所得到的快感而放声大叫出来。

  他强迫自己用平常的节奏呼吸,并坚持着抓住指挥棒,待50下呼吸过去,确
保贵妃被绞透,然后才放开双手。

  他用自己的兜裆布擦去贵妃臀上的腿上的汁渍,然后才连同军裤一起穿回自
己身上。

  他爲杨贵妃整理衣袍,弄整齐之后再将衣带系紧.

  接着,他将指挥棒缠绕出来的绳圈解开,并抽出了指挥棒。

  他绕到豔尸的前方,将作爲屏障的面纱拉下。

  「现在,」他吼叫道:「你们可以进来检查,确认娘娘已经归天了。」

  一些较爲勇敢的人当真靠了过来,纷纷在贵妃的颈部及手腕处检查脉搏,有
些人甚至拍打贵妃的脸蛋、或者朝腹部及肾髒挥拳来测试是否有反应。

  对于贵妃确实死亡一事感到满意后,他们才重新排成队伍。

  这具美豔贵妃的尸身遭到如此残酷的对待,令兵长想要呕吐,但他强忍了下
来。他用佩剑歌开了绳索,再迅速地抛剑,于尸身落地前将之接住。

  他挑选了六名没有糟蹋尸体的士兵,并要求其中三人将贵妃放入一具棺木内。
他率领这六人,带着棺木返回驿馆,让皇帝与军民一观. 最后,贵妃被葬在驿西
道侧。

  在他指挥兵士处置贵妃遗体的整个过程期间,在他心中萦绕不去的是贵妃被
自己绞勒的最后时刻,到底是什麽样的感受。

  「唉,」他沈思着:「这永远不得而知了,但是在当前政局的动乱下,说不
準某天我就会自己体验了……」

  原作者的话:

  以上的故事是受一部关于中国皇帝和他的后妃的电影所啓发的灵感,我不确
定是以下两部电影的哪一部:

  《杨贵妃(The Magnificent Concubine ),1964,香港电影》或是《杨贵
妃(Yokihi),又名「 Princess Yang Kwei Fei 」,1955,日本电影》。

  实际的死亡场景是模糊的。

  带队的兵长扎一条看起来像是双环的绳子,并连接到一棵树的其中一枝干上,
那看起来并不向是西方的绞索。

  接着,他拖来了一个小石头,约6 吋高,其底部平坦,而顶端或多或少呈圆
形。

  当贵妃步向自己的死亡之际,她散出自己喜爱的装饰品,其中包含一条她用
来搭在头上的长丝巾。

  实际的死亡画面,电影是留白的,所以你可以对之后发生的事情自行想像:

  是绞刑吗?兵长会把贵妃脚下的石头给踢开吗?

  或者,

  在狄公案(Dee Goong An)中描写了某种中国古代的行刑方式:

  (译者注:以下直接取狄公案的原文,就不再翻译英文了。)

  『複行到了徐德泰面前,也照着那样跪下,取出一条绵软的麻绳,打了一个
圈子,在徐德泰头颈上套好,前后各一人,用两根小木棍,系在绳上,彼此对绞
起来。可怜一个世家子弟,又兼文人书生,只因误入邪途,送至遭此刑死。只见
三绞三放,他早已身死过去,那个舌头伸出,倒有五六寸长,拖于外面,至于眼
睛突出,实令人可怕。刽子手见他气绝,方才住手放下。』

  由于画面上看起来,并不太像是(西式)绞刑,所以我的想像转向后者(狄
公案的绞杀行刑),我想你们也能自己想像杨贵妃是如何受刑的,唯一可以肯定
的是,电影之中,贵妃在那之后便身亡了。最后就是皇帝对着她的尸体痛哭流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