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极乐宫
极乐宫
本篇最后由 a99531 于 2018-8-30 22:27 编辑

极乐宫(序~一)

    『极乐宫』的『销魂厅』内正上演一场无遮大会,四名全裸的侍女正侍候着宫主「极乐天王」宫无极饮酒作乐,让进门的柳无双看得面红耳赤、性慾更加高涨,狗爬式宫无极身前,转过身子,右脚高高抬起跨在旁边的椅子上,向宫无极说道:「恭请主人插入双奴淫乱的浪穴。」

    宫无极掏弄了柳无双春洪爆发的小穴一把说道:「下面跪着的是谁啊?」

    柳无双:「是主人的性奴、双奴。」

    宫无极:「是吗?我记得三天前妳还是人称「冰美人」的柳无双啊?怎麽会变成双奴了呢?」

    柳无双露出僵硬的微笑说道:「以前的「冰美人」柳无双已经被主人的大鸡巴杀死了,只留下名为双奴的性奴了,请主人不要再折磨双奴了,快点插入双奴的淫穴,求求您了。」

    宫无极哈哈大笑的说道:「被大鸡巴杀死了,这句我喜欢,好,自己坐上来吧,就当是给妳的奖励吧。」

    柳无双在侍女的帮助下将大鸡巴送入小穴抽弄起来,胸前硕大的乳房上下的摇晃着,口中发出各种以往不曾发出的浪叫声,开始了『销魂厅』每日至少一销魂的例行公事。

    『极乐宫』,原名『慕容山庄』,为六十年前「昊天神剑」慕容天所建立,慕容天凭藉着「昊天神功」和「昊天剑法」纵横江湖二十余年后,金盆洗手创立了『慕容山庄』,虽不直接插手江湖中事,但凭藉着以往在江湖上的威名,却不时替人充当和事佬,解决一些纷争,在江湖上还算拥有一席之地。

    但好景不长,在慕容天过世之后,慕容天的独身女慕容青青接掌『慕容山庄』,由于慕容天依据『太清门』的「太清玄功」为基础所创立的「昊天神功」并不适合女子修练,故慕容青青改练母亲师门的「玉女玄功」,但由于慕容青青不是『玉女门』的弟子,无法修练高深的功法,武功在江湖上只能属于二流而已,但慕容青青另走他途,专研机关阵法有成,将『慕容山庄』建造成龙潭虎穴,令人望之却步。

    慕容青青自从在十五年前从父亲手中接手『慕容山庄』后,二十二岁的她一心想将『慕容山庄』发扬光大,无奈武林中还是需要实力作为后盾的,『慕容山庄』虽然富有,但对江湖地位帮助不大,前来投靠和帮助的大多只是为财,或者是想得到慕容天的「昊天神功」,但慕容天临死前怕绝世武功遗害家人,将「昊天神功」送入『太清门』保存(注一),条件是『太清门』需保护慕容青青不受伤害,但对于想发扬『慕容山庄』的慕容青青却并没有给予协助,使失望的慕容青青只得另寻他法。

    在慕容青青接手『慕容山庄』的前两年,一些慕容天的老朋友还多少照顾一下,但随着时间消逝,『慕容山庄』的江湖地位也每况愈下,慕容青青为了挽回气势,替『玉女门』设置了「销魂阵」,解除了『玉女门』时常被人骚扰的困扰,也使得江湖上了解慕容青青仍有使『慕容山庄』展现实力的地方,一些以往疏离的亲朋好友纷纷回笼,但慕容青青不为所动,在『慕容山庄』内外布置了许多机关,使外人不得其门而入,只有『玉女门』因和慕容青青达成协议派人保护『慕容山庄』,并和慕容青青学习一些机关阵法,使得『慕容山庄』变得阴盛阳衰,除了一些山庄老人外,几乎没有男人,直到两年前……。

    注一:慕容天原为太清门的门童,但偷学了不全的太清玄功,本要被追回武功,但发誓不会传与他人和于死后将武功交回,故得以在武林中继续生存下去。

    极乐宫(一)

    三更天,位于『慕容山庄』某处有着一片树林的的禁区小屋之中,宫无极离床穿衣,点亮了桌上的菜油灯,小小的房间中闪动着朦胧的幽光。

    他回床依照玄门弟子练功的五狱朝天的姿势,练起自行创造的奇异功法,每天昼夜各一次练先天真气,风雨无阻,气行三週天后,周身起了奇异的变化,将双手徐徐外张开,掌心向上,掌心的劳宫穴漏出一点粉红,徐徐增大着,肌肉随着呼吸时胀时缩,而粉红的中心,随扩大和收缩而有如绽放的莲花,呈现出妖异的波动。

    正值炎热的盛夏,三更天热浪末退,但房间的菜油灯的火焰颜色,似乎随着波动而变色、摇晃,气温也似乎正逐渐下降,感觉中热浪已渐渐消退,反而产生着阴凉的气体流动,随着掌中的莲花波动逐渐加快,一圈圈的向外流涌。

    而他的头上崑仑顶,似乎产生了有一个海碗大,若有若无的银色光影,时隐时现,时胀时缩,律动的方式与掌心的莲花互相呼应。

    怪异流动的气旋,似乎包围着他,成了某种怪异力场的中心。

    一个时辰过去了,将手掌缓缓收回,奇异的气流也逐渐消逝了,他长长吐出一口真气,解开行功的姿势,坐在床上思索着:「自己这套功法总算是略有小成了,不但突破了武功的界限,开始迈入地行仙的的阶段了,还想再进步就不是苦练就可以了,依照师傅所说,自己的的资质是百万中选一的好材质,看来真是不假,还不到十二年,就达到师傅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境界,可惜自己选的是最难走的『以魔证道』,虽然容易小成,但想大成,没入魔后再清醒过来,就没机会了,只能在人间当个大魔头了,运气不好被其它修道高手发现,只怕会不入师傅的后尘了,也不知当时这选择是对事错,但无论如何,现在没办法回头了。」

    想着想着、走到桌旁的板凳坐了下来,撑着脸颊,回想着往事:「十三年前,自己随着父亲来到『慕容山庄』,原以为青青夫人会看着与父亲曾有婚约的交情,让自己学习「昊天神功」,没想到当年为了兴盛『慕容山庄』,因而主动和父亲解除婚约的她,居然怨恨起父亲娶了母亲,非但没有让自己学习「昊天神功」 ,还囚禁和百般羞辱我们父子俩,父亲在被折磨了快一年后去世,而自己则被青青夫人踢破气门,丢到师傅这里来,想让自己死在这里。

    自己刚来的时候,看着只剩下一只手,正抓着一只老鼠往嘴里生吞的师傅,不禁吓得昏了过去,而师傅似乎也不相信任何人,放任自己自生自灭,等自己饿了三天后,只得学着师傅抓老鼠吃,一个月后,师傅看自己根本无法练功,才慢慢放下警戒心,和自己交谈起来,在了解自己情况后,拿出一颗奇异的珠子,化入自己体内,经过三天的洗毛伐髓,让自己焕然一新,并收自己为徒。

    师傅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名字,只说他曾是一个魔头,在一次被正道人士大规模围剿后,刚好被慕容天所救,为了报答慕容天,替他修改内功心法和教他五招剑法,使慕容天突然从武林的无名小卒,变成了大侠客。此剑法后来被慕容天称为「昊天剑法」,而内功就是「昊天神功」了,由于「昊天神功」并非慕容天重头练起的,连师傅也不知应该从何练起,所以也无法传下去了,没想到父亲希望自己修练的「昊天神功」,居然是个无头有尾的功法,不知父亲知道后作何感想,但自己遇到了师傅,也练成了一套更厉害的功法,也算达成父亲的心愿了。

    在武学上,师傅除了玄门基本内功外,并未教自己一套完整的功法,只是教自己各种的理论,和几种有名功法的练法,并解说其优缺点,自己在不断摸索后,结合了几种功法创造了现在自己所修练的「如意天罡」,此种功法除了威力惊人外,其某些特殊功法会对女子产生可怕的影响力,这点还是自己十年前外出抓几个妇女回来照顾师傅和自己时,意外所发现的,可说是另一种惊奇。

    在其它知识上,师傅擅长药物、暗器、阵法、……等几种杂学,自己十多年学习,虽未青出于蓝、更胜于蓝,但也有师傅八成火侯了,其实师傅只想利用自己报仇而已,但他也实在教了自己不少东西,对师傅,其实自己还是很感激的。只可惜师傅以往受伤过重,加上年事已高,在三年前不幸过世了,但为了报答师傅,我也将除了小蝶外的所有女子给师傅陪葬了,其实自己除了利用她们练功外,也不太喜欢她们,尤其她们被师傅用强烈的方式调教,每天无棒不欢,如果没有被自己或师傅点中,其它女子就得找工具或其它动物来解性饥渴了,自己虽然也喜欢有些性奴,但她们的身子也实在太骯髒了,除了初来时玩过几次,后面就让给师傅了,除了小蝶……。」

    想起小蝶,忽然衣衫飘蕩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思绪、回起神来,此时菜油灯已悄然熄灭,屋外的署光射进屋内,原来不知不觉天已亮了,也是小蝶该回来的时候了。

    一阵气流在屋内流动,片刻间宫无极身旁出现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子,女子立于宫无极身后替他肩膀按摩起来边说道:「主人,小蝶终于破解了山庄内青青夫人所居住地方的机关了,今晚主人就可以报仇了。」

    宫无极:「先不急着报仇,我的目标是控制『慕容山庄』和『玉女门』,建立自保的势力,等她独处时再动手不迟,只要透过她掌握住『慕容山庄』,那拿下『玉女门』也只是迟早的事情了,妳也累了一整晚了,先去休息吧,我的功夫已经练成了,这两天先去拿回师傅的兵刃,也算是完成师傅的一件心事。」

    极乐宫(二~三)

    『神鞭门』,以前叫什麽名字已经没人记得了,但自从上代门主在一场诛杀魔头的战役中,取得一只神鞭后,就改名叫『神鞭门』了。

    今日的『神鞭门』戒备深严,重要的走道,都要有警觉心特别锐敏的人把守,连自己人出入也曾受到盘查,陌生人难越雷池一步。

    夜已深,密室中依然灯火通明,据案高座的三个人,都是穿了华丽绸衫的中年人,坐在中间的那位鹰目炯炯,正是现任『神鞭门』的门主「霸王鞭」林天胜,身旁坐着的是他的两个师弟,此时他门正聊着这几天发生的事。

    林天胜:「这两天真是累惨了,那自称是「极乐天君」的黑衣人不知是打那来的,四日前突然闯进来,要求交出神鞭,我们当然不可能答应,双方一场交战,我方居然连对方衣服都没摸到,还死伤了快三十人,所以急忙招两位师弟回来助拳,希望能依据地势之便,将他留下,都怪『慕容山庄』的那个贱女人,不肯帮我们布置机关,不然也不用这麽辛苦了。」

    二师弟:「掌门师兄不用烦恼,凭我们三人,相信足够可以应付了。」

    林天胜:「师弟有所不知,那人的功夫实在太可怕了,我连他一招都……」

    「碰」的一声,紧闭的密室门,突然自行开启,首先刮入一阵风,然后是一声鬼啸,涌入一股阴风,室内的温度,似乎下降了不少。

    灯火摇晃,阴气沖天。

    林天胜左手一抬,一道冷电破空而飞。

    一声刺耳的啸声入耳,黑影飘入,大袖一挥,一道冷电投入袖影中,人影幻现。

    「交出神鞭、饶你们不死,不然,我要『神鞭门』从此在江湖消失。」黑衣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   「不可能、上」林天胜招呼两位师弟说道。

    暴乱乍起,三比一,还算宽广的密室便于施展,立即展开恐怖的生死搏斗。

    忽然一声惨号,黑衣人一掌打断三师弟的脊骨,猛虎回头再扑向二师弟。

    二师弟的武功十分扎实,临危不乱,身形不挫,右脚光临黑衣人的下阴,和师兄联手对付黑衣人。

    一比二,攻守极为灵活迅捷,黑衣人冷哼一声,左手乘隙拂出,接来的一道冷电,物归原主奉还给林天胜,并飞身扑向二师弟。

    这瞬间,二师弟嗯了一声,小腹挨了一脚,身体缩成一团,挣扎欲起,但不一会就倒地不动了。林天胜也同时嗯了一声,扭身倒地急滚,回敬的光芒,没入他的腰胯,倒在地上疼痛的翻滚着。

    黑衣人似乎很了解密室的结构,转动一旁的烛台,露出收藏神鞭的暗格,取出神鞭缠在腰上。林天胜吃力地撑爬上身,手按住右肋,指缝露出一星光芒,那是针状暗器的尾部,忍痛将暗器取出,并向黑衣人说道:「你到底是谁?」

    黑衣人:「死人还需要知道吗。」一道掌风击中林天胜胸口,让他睁着大眼的死去。

    当夜,惨叫声不断从『神鞭门』传出,吓得附近居名不敢靠近,直到两天后才随同官府的人进去察看,找到了『神鞭门』全部一百四十二口尸体,『神鞭门』从门主以下死在神秘黑衣杀手手中的消息,当天便传遍武林,马上就令江湖人士议论纷纷,令原本表面平静的武林增添了不安的因素。

    三天后、「独行叟」被人发现陈尸在庙中,又过了五天,『五刀门』被人灭门,引起了其它各大门派的紧张,一群人前往『太清门』请『太清门』掌教无为上人协助,无为上人派出门下弟子出外查访,但黑衣人好像从没出现过的消失了,查不到任何线索,但调查这三起惨案却有了重大突破,三个案子都和以前追杀黑道魔头而收藏其兵刃有关,被认为是其传人为收回师门兵刃而引起,使其它未曾参与前次战役的门派鬆了一口气,在一个月之间没再发生其它案件后,一一离开了『太清门』。

    另一方面,『玉女门』也在「独行叟」命案后召回在外的弟子回『玉女门』戒备,连在『慕容山庄』学习和协助防守『慕容山庄』的弟子也大多撤了回来,此举虽然使慕容青青极为不满,但也拦不住『玉女门』的弟子回去,只得令山庄人员加强防守,做了一个令她后悔不已的决定,回到她自行居住的场所,一个位于庄中小湖中的小岛上的庄院,生气的暂时不和『玉女门』留下的弟子来往。

    极乐宫(三)

    一个布置精美的房间中,慕容青青斥退了服侍的侍女,一个人坐在房里八仙桌前的圆凳上,右手拖着香腮正生着闷气:「『玉女门』的人越来越不尊重自己了,想当初结盟时,明明说好『慕容山庄』协助『玉女门』建立防守的机关阵式,而『玉女门』则协助训练『慕容山庄』的相关人员习武练功,没想到这些年来『玉女门』的门人弟子从自己这里学了不少知识,但『玉女门』居然只提供一些二流功夫,更高深的却要自己门下前往『玉女门』修练,但这些弟子居然大多留在了『玉女门』没有回来,而回来的对自己也没有那麽忠心了,尤其是刚刚和自己争吵的春樱,他还是自己第一批所收的弟子,居然还让那麽多人回去『玉女门』,只想着『玉女门』的安危而忘了她还是『慕容山庄』的人,更是可恶的很,好在自己也还留了一手,不然『女门』只怕是乾脆併吞了『慕容山庄』,还以为大家同是女人,会彼此互相扶持帮忙,没想到还是最毒妇人心啊,既然妳不仁,那也休怪我不义了。」

    突然一阵怪风吹过,吹熄了点燃的蜡烛,室内突然暗了下来,慕容青青想呼叫侍女来点灯,一股指风击中她的太阳穴,使她昏倒在桌上。

    一阵冷风吹拂在慕容青青赤裸的身上,引起一阵阵的颤抖,使她悠悠的转醒过来,眨了眨迷濛的双眼,定了定神,了解目前的情况。

    眼前的情景羞的慕容青青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只见她全身酥软,赤裸的坐在位于大厅中央的一张太师椅上,双脚大开的跨在椅子的扶手上,双手分开软放在扶手外侧,而她的面前的一堆椅子上,坐着整个庄院的其它人,男男女女共十多个,全都带点惊恐的眼神看着她,除了其中两个不速之客以外,他们一个是以前被她辞退的老管家—顺伯,另一个则是一位貌似宫姓未婚夫的年轻男子,惊恐的想叫出声,但哑穴被点了,只能发出「呃、呃…」的声音,赶紧把双眼再闭起来,不敢面对众人。

    年轻男子说道:「青青夫人,既然醒了,就来面对现实吧,我们也看了一阵子了,就别害羞了,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,配合我们的要求可以少受点苦头。对了,说了这麽久都还没介绍我自己,我是宫无极,和我爹长得很像,相信妳知道我是谁了。好了,既然彼此都认识了,就开始今天的仪式了,等会解开妳的哑穴,别想自杀,我对我的身手很有信心,绝对可以早一步製住妳,且后面绝对不会让妳太愉快的,请想清楚」说完,一缕指风射向慕容青青,解开她的哑穴。

     慕容青青在听说男子是宫无极后睁开了双眼,等解开哑穴后带着颤抖的声音问到:「你是宫无极,你居然没死,很好、很好,那你是来找我报仇的,没立刻杀我,必然有所求,想要什麽,直接说吧,看在你爹的分上,别这样羞辱我,只要我能办到,都一定会满足你,求求你了」脸上也悄悄的流下了泪水。

    宫无极:「老天爷总是对我特别好,我想要的,很快就会得到,就不劳您老人家了,多说无益,我有我报仇的方法,不需妳指导,我只能建议妳好好配合,那会痛快得多,好了,先让顺伯来服侍妳,这是我答应他的奖励。」

    顺伯在宫无极说完后,起身开始脱下身上的衣物。

    慕容青青见状惊恐的说道:「顺伯、别这样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放过我吧。」

     顺伯停下脱衣动作说道:「放过妳,当时我求妳放过我和我的家人时,妳是怎麽做的,尤其是我的妻女,她们死得多惨,要我放过妳,可以、告诉大家为什麽妳当年要追杀我,还我一个公道再说吧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:「我说、我说,只要放过我,要我说什麽都行。」

    顿了一口气继续说道:「当年并不是胡管家(顺伯原名胡英顺)企图强姦我而被我追杀的,其实是当年我爹一直不肯传授我「昊天神功」,我急中生智,想了一个方法,色诱我爹夺走我的处女清白,没想到被当时的管家顺伯发现,只好杀他全家灭口,对外宣称是他想强姦我,是我错了、我错了、…错了………」

    顺伯在慕容青青说完后又继续开始脱衣服,引得慕容青青不满的叫道:「顺伯,你不守信用,你答应放 我的,呜…呜……」说完不禁哭了起来。

    顺伯:「放过妳,那是指妳的后庭处女,因为那是要留给主人的。」

    「呜呜…呜……呜…………」慕容青青在顺伯说完后哭的更大声了。

    宫无极:「别哭了,青青夫人,妳杀了顺伯的妻女,他不杀妳,是因为我告诉他,妳会成为他的妻子,为他生儿育女,如果妳不喜欢,那也没关係,知道这几年禁区树林中有一只兇恶的大型黑猩猩吧,那是我的宠物—大黑,牠最近正在寻找配偶替牠生下小黑呢,如果妳不喜欢顺伯,那我就勉为其难叫大黑接受妳吧。」

    在宫无极说完的同时,顺伯也刚好解下最后一件衣物,正欲往慕容青青走去。

    此时宫无极向顺伯说道:「顺伯,等一下,这女人要主动配合才好玩,让我来帮帮你。」说完走到慕容青青身后,运气使双手手掌显现出淡淡的粉红色,柔捏玩弄慕容青青的双乳,轻轻在她耳边说道:「我有门功夫对女人有特别的功效,但很久没用了,难得今天这麽多人在场欢迎我接收『慕容山庄』,就当作给下人们的见面礼,让她们见识见识。」说完将右手移往慕容青青的下体,在花瓣上玩弄几下后,沾上流出的汁液,插入她的小穴,缓缓抽插起来。

    慕容青青在宫无极柔弄双乳时,惊怕的发现他的手有神奇的魔力,一下子就引起性慾,有点下垂的玉兔,很快的就跳了起来,两颗乳头在宫无极的柔捏下,涨的像是两颗紫葡萄,下体更是在宫无极的玩弄下,很快的违反意志的流出淫水,不但沾湿了宫无极的手指,更流到椅子上,甚至聚积成小池塘,从椅子边缘滴到地上去,口理得喊叫声也从:「不、不要啊,不要这样,求求你,不要啊、……不……不…要啊………。」

    慢慢变成:「喔、好爽啊…、大、大力点…、插深一点、要…要高潮了、啊、啊…啊…、啊…………、高潮了~……」很快的就达到第一次高潮而喘气着。请识别正版网站!4v4v4v.com

    随着慕容青青的高潮,宫无极收手哈大笑道:「哈哈、哈哈………青青夫人,妳比妓院的妓女还要淫蕩,这麽快就高潮了,妳看,连顺伯和在场的其它三位长工都快忍不住了,妳以前得罪过这麽多人,乾脆在山庄门前当妓女赎罪,相信很多人会和顺伯一样原谅妳的,哈、哈哈……… 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听得慾火全消,辩驳的说道:「不、我不是蕩妇,是你这个恶魔玩弄我,我才变成这样的,不…、我不是……我…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才刚说没多久,身上又燃起了慾火,双乳异常骚痒,小穴也开始流下淫水,开始的闭嘴咬牙忍耐,渐渐的开始忍不住了,求饶哭叫道:「啊、好热、好痒啊,对、我是淫蕩的妓女、快、给我啊、我受不了了、快插死淫妇吧、快啊、快…、啊……、求求你、快、呜呜、呜……、啊……、呜呜~……。」

    宫无极微笑的对顺伯说道:「顺伯,可以了,解开她的穴道,好好玩吧。」

    顺伯走到慕容青青身前,双手玩弄了她的双乳两下,沾点慕容青青流出的淫水,涂在早已高举的大肉棒上,插入一口气早已氾滥成灾的小穴中,停顿了一下,舒爽的嚷道: 「喔~……,好爽啊、还很紧,可见这些年来用的不多啊,真爽。」说完,托着慕容青青的屁股抱起她,并解开她的穴道。

    慕容青青在解开穴道后,双手搂住顺伯的脖子,双腿环住他的腰,胸前肥美的乳房顶住他的胸膛,自己上下套弄起来,并舒爽的叫道:「喔、好哥哥、用力点、插死淫妇吧、喔……、啊…、用力点、插深点…、对…、就是那样、啊啊、啊…啊……………。」

    顺伯配合着慕容青青的套弄,在大厅内周游列国起来,两人都享受到至高的欢愉,发出愉悦的叫声。

    「嗯、啊…啊…、啊…啊啊…啊…啊…啊啊…啊……啊………~~~」

    宫无极看两人已经自动的玩了起来,走到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,拿起旁边的小酒壶,对嘴喝了一口像其它人说道:「青青夫人已经替你们示範了,还不跟着做,好好的表现给我看,表现好的,可以留下来,表现不好的,女的送到妓院当妓女,男的送进宫里当太监。」

    其它人听到宫无极的话后,顾不得脱衣服,就找身边的异性边玩弄边脱衣服,由于女多男少,甚至还有抢男人的情况出现,一群人就当场欢淫起来,就像淫狱一样。

    极乐宫(四~五)

    宫无极慵懒的坐在一张舒适的贵妃椅上,享受着站在他背后的小蝶帮他按摩着,舒爽的瞇着双眼。

    这个房间原来是属慕容青青的,现在却是宫无极暂时的居所,昨日的淫宴进行的很顺利,尤其是在他惨忍的用掌刀切下一个长工的头颅,以及招来大黑姦杀了几个侍女后,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进行着,而今天就该进行下一步了。

    门外,慕容青青缓缓的爬进来,略微发福的身材,丰满的玉乳,肥大的屁股,脸上泛着昨天已经滋润但仍未满足的的春潮,更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味,只见她爬到宫无极脚下,而头触地,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:「青奴叩见主人,求主人满足青奴淫蕩的身体,求求您了。」说完抬高肥美的臀部左右摇摆起来,用着顺伯所教授但仍显笨拙的动作,希望诱惑宫无极满足慾火焚身的身体。

    宫无极睁开双眼,勾了勾手指令小蝶停下按摩的动作,小蝶弯下身,头靠近宫无极的肩膀上,宫无极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话,小蝶起身离开房间后,对着慕容青青说:「青奴?看来顺伯还真是心软,不但就这样放过妳了,还告诉妳如何自保。好吧,既然顺伯都放过妳了,我也不好太残忍,不过妳千万别有二心,不然我的手段,顺伯也应该告诉过妳,起来吧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跪着说道:「谢谢主人、谢谢主人,青奴一定会忠心耿耿的,请主人放心。」说完起身站在一旁,但仍轻摇着腰枝,丝丝的淫水沿着大腿内侧,流到地上。

    宫无极解下缠在腰间的鞭子,握在右手上对慕容青青说道:「这是我师门的宝贝,牠叫『淫灵子』,是上古一种雌雄同体的双头蛇,两头无尾,原本準备化龙昇天,没想到被祖师阻止,中了禁制后挖下四眼,沈睡不醒,以前都被我师傅当皮鞭使用,但牠还有另一功能,这也是我师傅将牠的一颗眼珠子化入我体内后,我才知道的,我的掌力中含有毒素,男子中了我的阴柔掌力会全身溃烂而亡,女人则会淫毒入体,从此变成每天无棒不欢的蕩妇,就像妳一样,想压制毒素要将蛇头插入下体内,好好的发洩后,最多可以抒解六个月,不过,女人的淫液会使『淫灵子』暂时甦醒,蛇本身就性淫,尤其是这『淫灵子』,用过一次后,除了我的宝贝外,只有她能令妳高潮了,如果妳真心成为我的奴隶及顺伯的妻子,我就让牠不要甦醒,只是解毒而已,不然牠可 通灵的,如果妳有异心,淫毒发作可不是好玩的,来,坐到我身上来,拿着一头来解毒,顺便送上妳的处女。」说完运起内力,全身衣物化成粉末,只留下手上的双头鞭。

    慕容青青说了声:「谢谢主人」后走到贵妃椅前,转身跨坐在宫无极的大腿上,拿起『淫灵子』的一头,往下身早已湿润的桃花穴塞进去,口中忍不住的淫叫出声:「啊…啊…、啊……。」

    「咳」的一声从宫无极口中发出,慕容青青立刻忍住享乐的冲动,左手仍拿住『淫灵子』的一头在桃花穴中缓缓进出,右手则沾满自己体下的淫液,身到背后握住宫无极的大肉棒,在握住的同时惊呼出声:「啊……,主人、您的宝贝实在太大了,如果插入青奴体内,青奴的后庭一定会坏掉的,以后就不能服侍主人了,请主人要怜惜青奴阿。」

    只见宫无极挺立的大鸡巴足足有九吋那麽长,比慕容青青的手臂还粗,顶在了她的背上,怪不得她胆敢求饶。

    宫无极见状笑道:「哈哈、哈……、好,念妳是初次,这次主人就忍着点,
让它缩小点替妳开苞。」说完,只见大鸡巴慢慢缩小到六吋长,粗度也减了快一半。

    慕容青青的右手感受到肉棒正在缩小,上下套弄了起来,套弄了一会后,抬起臀部让大肉棒顶在菊花门上,对宫无极说道:「恭请主人替青奴开苞。」

    宫无极大手抱住慕容青青的腰部,向下一送,粗大的肉棒突破窄小的菊花门,上下套弄起来,让慕容青青爽快的大叫:「啊…………,好爽啊,主人的大肉棒插的青奴好爽啊,用力点,插烂青奴吧、啊…啊…、啊……,要升天了、啊…啊…、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……。」只抽插了半盏察的时间,慕容青青就达到高潮了。

    随着慕容青青的喘气,宫无极自己动身向上挺动,笑着对慕容青青说道:「青奴啊,妳可真是容易高潮啊,这样不行啊,无法让我满足的,以后要好好的训练训练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经过昨日一天的淫宴,身体早已疲惫不堪,身体的慾火在『淫灵子』的帮助下慢慢消退,但又在宫无极大肉棒的攻击下慢慢引起,但身体实在受不了了,只得向宫无极求饶道:「啊…,主人,求…啊…求您…饶了青奴…吧,我…啊…实在啊…不行了…啊…啊…啊…………。 」

    宫无极看慕容青青实在是快不行了,开苞的后庭居然已经无法夹紧肉棒了,不禁扫兴的推开慕容青青,让她跌落在地上喘气着。

    慕容青青喘息了一会后,跪在地上向宫无极求饶道:「对不起、主人,原谅青奴吧,是青奴的错,青奴会好好学习侍候主人的,求求您、求您、… …。」

    宫无极面无表情的说道:「算了,这次就放过妳,不过妳要接受惩罚,过来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怯怯的走到宫无极身前说道:「主人要如何惩罚青奴?」宫无极说道:「妳别管,右脚抬到椅子上。」

    慕容青青依言将右脚抬起在椅子上,露出了仍插着『淫灵子』的花园,宫无极将『淫灵子』绕着慕容青青的腰和下体缠绕成丁字状,将另一头插入慕容青青的菊门中,对着她说:「好了,今天妳就穿这样吧,到花园去展示给所有人看,用嘴让所有男人射出三次以上,明天才能让顺伯拔出来交给我,去和顺伯研究一下我交代的事,顺便把山庄收回来,下次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留在山庄的其它人,包括『玉女门』的人已经臣服,别让我失望,下去吧。」

    看着慕容青青用奇怪的走路姿势离开房间,宫无极在思考了一会后,拿出床角上的衣服穿上,施展轻功悄悄的离去,留下了满屋淫臭的房间。